心理学家:一个人层次越低,越爱计较这三件事,你有吗?

职场故事 阅读(1975)
fg电子平台

08: 39: 39搞笑

我们经常说贵族和自卑之间没有区别,但是人的等级不同。不难发现,一个人的水平和模式往往决定了生活的高度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大量的心理学研究表明,一个人的水平越低,他就越关心这三件事。

I.计算努力和回报

低层次的人倾向于更多地关注他们心理能量的反馈,也就是说,他们总是期望过多的努力和回报达到平衡,这导致他们在很多事情上过于保守,无法取得突破在本质上。

美国心理学家Deci Edward L.和Ryan Richard M.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自我决策理论”。该理论讲述了人类对经验选择的潜力,并证明经验选择是人类在充分理解个人需求和环境信息的基础上的行动。自由选择。

对于那些较低层次的人来说,他们往往夸大过去经验的重要性,这严重阻碍了他们对未来的期望。事实上,他们总是安慰自己“即使你做了很多努力,许多事情也不一定成功”。的确,生活中的许多努力都是徒劳的。努力和成功并不一定相关,但没有努力,就没有收获。

2.面子保护

低水平的人总是害怕自己的脸,总觉得他们应该保持自己的生活风范。例如,你不能做一些低劣的工作。事实上,许多人混淆了面子和尊严。尊严是一个人自我认同的体现,对他人不可侵犯。哲学家屠格涅夫曾经说过尊严是自尊和自爱。作为完美的动力,它是所有伟大事业的源泉。

相比之下,面孔更像是一种虚荣,虚荣是一种人们为了吸引注意而为自己做广告的情感。过分关心自己面孔的人往往受到限制。他们害怕试图面对他们的脸,他们不允许尝试自己的模式和水平。因此,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并认识到社会的等级性。地层,面孔只不过是我们的无花果叶。

第三,考虑对集体的贡献

社会学认为,个人决定集体。拥有集体思想的人往往是具有大模式的人。相反,始终关心对集体的贡献的人是较低层次的人。我们常说集体利益代表个人利益。在很多公司中,员工活力往往决定了公司的未来,但很多人总是考虑到当下的得失,把个人利益放到最高,完全忽视了公司的发展。

我们每个人都享有我们集体带给我们的庇护所。如果我们因为自己的利益而腐蚀集体,那么集体崩溃的那一天,最终的伤害就是我们自己。事实上,我们都是集体的一部分。个人和集体是不可分割的。考虑到对集体的贡献是打破了手臂,阻碍了自我的发展。

总之,低水平的人总是喜欢照顾自己的得失,只关注小利润而不顾大局。一个人的发展上限通常取决于模式和水平。如果你想做出贡献,你必须突破被监禁的思想并培养自己的愿景。

我们常说人与人之间没有区别,但人的水平不同。不难发现,一个人的水平和模式往往决定了生活的高度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大量的心理学研究表明,一个人的水平越低,他就越关心这三件事。

首先,小心谨慎并返回

低水平的人倾向于更多地关注自我心理能量的反馈,也就是说,他们总是期望过多地平衡他们的努力和奖励,这导致他们在许多事情上过于保守以取得重大突破。

美国心理学家Deci Edward L.和Ryan Richard M.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自我决定论”,描述了人类选择经验的潜力,并证明了经验选择是人的。在充分了解个人需求和环境信息的基础上,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行为。

对于那些水平较低的人来说,他们往往过分强调过去经验的重要性,但这些经历严重阻碍了他们对未来的期望。事实上,他们总是安慰自己,“即使你付出了很多努力,很多事情也不一定成功。”的确,生活中的许多努力都是徒劳的。努力和成功并不一定相关,但不是如果你努力工作,你将无法获得任何收益。

第二,关心面子

低水平的人总是害怕自己的脸,总觉得他们应该保持自己的生活风范。例如,你不能做一些低劣的工作。事实上,许多人混淆了面子和尊严。尊严是一个人自我认同的体现,对他人不可侵犯。哲学家屠格涅夫曾经说过尊严是自尊和自爱。作为完美的动力,它是所有伟大事业的源泉。

相比之下,面孔更像是一种虚荣,虚荣是一种人们为了吸引注意而为自己做广告的情感。过分关心自己面孔的人往往受到限制。他们害怕试图面对他们的脸,他们不允许尝试自己的模式和水平。因此,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并认识到社会的等级性。地层,面孔只不过是我们的无花果叶。

第三,考虑对集体的贡献

社会学认为,个人决定集体。拥有集体思想的人往往是具有大模式的人。相反,始终关心对集体的贡献的人是较低层次的人。我们常说集体利益代表个人利益。在很多公司中,员工活力往往决定了公司的未来,但很多人总是考虑到当下的得失,把个人利益放到最高,完全忽视了公司的发展。

我们每个人都享有我们集体带给我们的庇护所。如果我们因为自己的利益而腐蚀集体,那么集体崩溃的那一天,最终的伤害就是我们自己。事实上,我们都是集体的一部分。个人和集体是不可分割的。考虑到对集体的贡献是打破了手臂,阻碍了自我的发展。

总之,低水平的人总是喜欢照顾自己的得失,只关注小利润而不顾大局。一个人的发展上限通常取决于模式和水平。如果你想做出贡献,你必须突破被监禁的思想并培养自己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