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60)

励志文章 阅读(948)
FG电子app下载

[Emotions]《交易》

的总目录

第60章:生命中没有爱情?结束这一生

易婷触碰了邹勇伤害的宝儿的眉毛,她的心痛了。想想保尔生父的范建国,他是一位可敬而无情的人。想想孙逸和邹勇,他们的两个丈夫,没有怀旧情绪,当他们知道鲍尔不是他们自己的儿子时拒绝离开。

“宝儿,你的亲生父亲是穿衣服的野兽。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和女人玩耍。母亲真的后悔盲目地跟着他.母亲不后悔拥有你,你是母亲的宝贝。但我母亲累了,她想在天堂休息。我问你的亲生父亲他是否愿意接受你。他甚至不想承认你。他甚至没有给你机会。他是如此无情和不公正。我走了你打算怎么办?易婷像一个神经质的女孩一样对宝儿胡说八道。“邹勇不是你的父亲和父亲。你可以看出他对我们两个人同样无情。我离开后你能依靠谁?“谁想照顾你?

“宝儿不想让她的母亲离开我。宝儿只想和她在一起.”鲍尔似乎也不懂,但他只是大胆地说出这两个字。

“唉,世界上的男人都是骗子。妈妈不能保护自己。如果她不能很好地保护你,我们的家在哪里?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宝儿,妈妈真的想不出一个好办法要做到这一点.“Yiting似乎在问鲍尔并自言自语。

“妈妈,宝儿想念爷爷.”鲍尔突然说道。

“爷爷?哦,他们都老了,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儿,她没有任何好运,但却经历了很多疲劳。我有什么面子要面对他们?不,不,不.”艾婷摇了摇头。

“妈妈,天堂在哪里?我听说你说这是人们会死的地方。那里有美丽吗?有玩具车吗?有漂亮的孩子吗?” Boa也开始思考妈妈所说的天堂。因为那是我母亲想去的地方。

“是的,那里有一切,有玩具,还有孩子,有很多美味,最重要的是没有痛苦,没有欺骗,没有无情的男人.”易婷梦见天堂。

“妈妈,你要去哪儿了,我会和你一起去.”Boa和Yi Ting一起依偎着,然后他被Yi Ting抱在怀里。

“愚蠢的孩子,我的母亲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离开,和我的母亲一起来.”易婷看着目瞪口呆,拿起Bo的手走向建筑物的顶部。走了一层又一层,每增加一层,易婷的样子就更加坚定,她似乎看到了希望,仿佛奔向光明,幽灵一般是轻盈的脚步声,冲向16楼的屋顶。

“妈妈,屋顶是天堂吗?”薄熙来的问题打断了易婷的遐想。

“哦.不要说话,蟒蛇,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如果再走几步,我们就会去天堂。来吧,闭上眼睛,不要说话,妈妈会带你前进.“易婷似乎害怕惊恐众神,低下头,蹲在宝儿的耳边。

“但是,我的母亲,我害怕.”Boa紧紧握住母亲的手。

“别害怕,妈妈在这里,不要害怕,很快我们就不会受到侮辱了,很快我们就可以摆脱这里所有的痛苦,很快我们就可以踏入天堂.”易婷把Boa的手一步一步地拉到了屋顶的边缘。

“不好,有些人似乎想跳下楼!”一对夫妇在对面的阳台上被子被发现,Yiting和Boa就在建筑物的顶部。那女人对那个男人说:“快点叫110!” >

这名男子迅速打电话给警察并飞到了大楼的另一侧。

“大姐,不要冲动,不要吓唬孩子,如果你不能打开它,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无法解决的.”男人急切地说道。

“谁不能帮助我,我遇到的男人都无动于衷,欺骗我的野兽不如放弃我的正义,我的儿子和我没有人伤害没有人爱,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意思?”易婷坐在屋顶的边缘,转身向这个陌生男人微笑。

“世界上有很多坏人,但也有很多好人!想想你的父母和兄弟,想想那些关心你的人。如果你走得这么远,他们应该感觉多么糟糕!而且,你是嫉妒你。儿子,小时候多可爱,你怎么能忍受剥夺他的生命?“这名男子不敢大声说话,害怕吓唬易婷。当他说话时,他慢慢靠回Yiting和Boa。

“不要过来!我很沮丧,我不能被爱。我唯一不用担心的是我的儿子。如果他的亲生父亲能认出他,我就不会把他带到这一步. “坐在屋顶上的艾婷顶上没有一丝恐惧,他的脸色平静而平静地死去。

“你告诉我他的父亲是谁,我去找他说话,问题可以解决,你相信我,先把孩子的手给我,好吗?”那个男人站在离艾亭几步之遥的地方。

“妈妈,我不想死,妈妈,让我们回家,我长大了,我可以照顾你.”Boa抽泣着,小小的身体因恐惧而颤抖。

“你不跟你妈妈一起去吗?”易婷一般醒来,心里痛苦地选择。 “那你听得很好。你的亲生父亲叫范建国。你可以去找他。之后,你很难受苦。我母亲走了,蟒蛇又告别了.”易婷说完了,把蟒蛇放到了后面。推,我跳下了潮流。

“不要.”这名男子试图赶上易婷,但他只看到了易廷毅的后背,他只好跳了回来。几秒钟后,一朵鲜红的大丽花在地上绽放。

“妈妈,妈妈.”从屋顶上起身的宝儿蹲在屋顶边上,大声喊叫。

那个男人拉过Boa,把他抱在胸前,让宝儿哭了,让Boa低头。 “嘿,可怜的孩子.”

易婷被赶到的救护车被带走,只留下一堆不死血在地上。

易婷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仇恨和失望。也许正如她所希望的那样,她走向一个没有欺骗,没有虚伪,只有真实情感,只有幸福的纯净世界。

易婷,虽然人们已经死了,但我仍然要以冒犯罪犯的名义。我只想说几句话:过去的生活已经走入歧途,它已经杀死了青青的生命。在来世,我们必须擦亮眼睛,诚实诚实地走路。道路是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

邹勇从医院回来,这个所谓的家庭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当他再次进入医院时,他看到了易婷冰冷的尸体,他突然倒在了地上。他从不认为他的嫉妒,他的怀疑可以杀死一个华丽的年龄的女人。他非常沮丧,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以遗憾和自责为生。

从那时起,蟒蛇就吓坏了,一直保持沉默。医生说,由于刺激,孩子患有自闭症。

范建国听说了易婷,并将易婷送到殡仪馆进行最后的旅程。后来,他与Boa重新进行了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后,他带走了Boa。

我不应该离开,我没有离开它。

世界是巨大而荒谬的。众生,个性和宣传。我想要有思想,只有开放。

叙述者的话:虽然这个故事不是传记作者,但也有很多人的影子。只有那些希望看到的人才能受到启发。如果你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就谈论手淫吧。

爱路兰花

1.8

2019.08.10 09: 40 *

字数2322

[情感]《交易》通用目录

第六十章 - 生命在相爱吗?寿命结束

易婷抚摸着被邹勇伤害的蟒蛇的额头,心痛。我认为,博的生父,范建国,是无情无情的。我想我的两个丈夫孙毅和邹勇,当他们知道蟒蛇不是他们自己的儿子时,他们没有怀旧之情。冷,没有爱。

“蟒蛇,你的亲生父亲是一只披着斗篷的野兽。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和一个女人玩耍。我母亲真的后悔自己已经蒙蔽了她的眼睛.妈妈并不后悔生下你,你是母亲的心上人。但母亲累了,妈妈想去天堂休息一下。我问你的亲生父亲,问他是否愿意接受你。他甚至承认他不想承认你。他甚至没有给你一个机会!他是如此无情,我走了。“你做了什么?”易婷就像一个神经病和蟒蛇的废话。“邹勇不是你的父亲,你见过它。他对我们同样无情,我要去。你将来可以依靠谁?谁愿意照顾你?“

“蟒蛇不希望她的母亲离开我,蟒蛇只想与她的母亲在一起.”博阿似乎明白并理解,但只是说了这两个字。

“嘿,世界上的男人都是骗子,母亲不能阻止它,保护不好。我无法保护你。我们的家在哪里?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蟒蛇,妈妈真的可以“想到一个好方法.”易婷似乎在问博阿,也喜欢和自己说话。

“妈妈,Boa想要爷爷.”Boa突然说道。

“爷爷?嘿,他们都老了,他们养了这么令人失望的女儿。他们不仅没有得到一点点的祝福,而且还经历了很多的疲惫。我面对面的其他面孔是什么?不,没有.“易婷一次又一次地摇了摇头。

“妈妈,天堂在哪里?我听说你说这是人们会死的地方。那里有美丽吗?有玩具车吗?有漂亮的孩子吗?” Boa也开始思考妈妈所说的天堂。因为那是我母亲想去的地方。

“是的,那里有一切,有玩具,还有孩子,有很多美味,最重要的是没有痛苦,没有欺骗,没有无情的男人.”易婷梦见天堂。

“妈妈,你要去哪儿了,我会和你一起去.”Boa和Yi Ting一起依偎着,然后他被Yi Ting抱在怀里。

“愚蠢的孩子,我的母亲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离开,和我的母亲一起来.”易婷看着目瞪口呆,拿起Bo的手走向建筑物的顶部。走了一层又一层,每增加一层,易婷的样子就更加坚定,她似乎看到了希望,仿佛奔向光明,幽灵一般是轻盈的脚步声,冲向16楼的屋顶。

“妈妈,屋顶是天堂吗?”薄熙来的问题打断了易婷的遐想。

“哦.不要说话,蟒蛇,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如果再走几步,我们就会去天堂。来吧,闭上眼睛,不要说话,妈妈会带你前进.“易婷似乎害怕惊恐众神,低下头,蹲在宝儿的耳边。

“但是,我的母亲,我害怕.”Boa紧紧握住母亲的手。

“别害怕,妈妈在这里,不要害怕,很快我们就不会受到侮辱了,很快我们就可以摆脱这里所有的痛苦,很快我们就可以踏入天堂.”易婷把Boa的手一步一步地拉到了屋顶的边缘。

“不好,有些人似乎想跳下楼!”一对夫妇在对面的阳台上被子被发现,Yiting和Boa就在建筑物的顶部。那女人对那个男人说:“快点叫110!” >

这名男子迅速打电话给警察并飞到了大楼的另一侧。

“大姐,不要冲动,不要吓唬孩子,如果你不能打开它,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无法解决的.”男人急切地说道。

“谁不能帮助我,我遇到的男人都无动于衷,欺骗我的野兽不如放弃我的正义,我的儿子和我没有人伤害没有人爱,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意思?”易婷坐在屋顶的边缘,转身向这个陌生男人微笑。

“世界上有很多坏人,但也有很多好人!想想你的父母和兄弟,想想那些关心你的人。如果你走得这么远,他们应该感觉多么糟糕!而且,你是嫉妒你。儿子,小时候多可爱,你怎么能忍受剥夺他的生命?“这名男子不敢大声说话,害怕吓唬易婷。当他说话时,他慢慢靠回Yiting和Boa。

“不要过来!我很沮丧,我不能被爱。我唯一不用担心的是我的儿子。如果他的亲生父亲能认出他,我就不会把他带到这一步. “坐在屋顶上的艾婷顶上没有一丝恐惧,他的脸色平静而平静地死去。

“你告诉我他的父亲是谁,我去找他说话,问题可以解决,你相信我,先把孩子的手给我,好吗?”那个男人站在离艾亭几步之遥的地方。

“妈妈,我不想死,妈妈,让我们回家,我长大了,我可以照顾你.”Boa抽泣着,小小的身体因恐惧而颤抖。

“你不跟你妈妈一起去吗?”易婷一般醒来,心里痛苦地选择。 “那你听得很好。你的亲生父亲叫范建国。你可以去找他。之后,你很难受苦。我母亲走了,蟒蛇又告别了.”易婷说完了,把蟒蛇放到了后面。推,我跳下了潮流。

“不要.”这名男子试图赶上易婷,但他只看到了易廷毅的后背,他只好跳了回来。几秒钟后,一朵鲜红的大丽花在地上绽放。

“妈妈,妈妈.”从屋顶上起身的宝儿蹲在屋顶边上,大声喊叫。

那个男人拉过Boa,把他抱在胸前,让宝儿哭了,让Boa低头。 “嘿,可怜的孩子.”

易婷被赶到的救护车被带走,只留下一堆不死血在地上。

易婷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仇恨和失望。也许正如她所希望的那样,她走向一个没有欺骗,没有虚伪,只有真实情感,只有幸福的纯净世界。

易婷,虽然人们已经死了,但我仍然要以冒犯罪犯的名义。我只想说几句话:过去的生活已经走入歧途,它已经杀死了青青的生命。在来世,我们必须擦亮眼睛,诚实诚实地走路。道路是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

邹勇从医院回来,这个所谓的家庭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当他再次进入医院时,他看到了易婷冰冷的尸体,他突然倒在了地上。他从不认为他的嫉妒,他的怀疑可以杀死一个华丽的年龄的女人。他非常沮丧,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以遗憾和自责为生。

从那时起,蟒蛇就吓坏了,一直保持沉默。医生说,由于刺激,孩子患有自闭症。

范建国听说了易婷,并将易婷送到殡仪馆进行最后的旅程。后来,他与Boa重新进行了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后,他带走了Boa。

我不应该离开,我没有离开它。

世界是巨大而荒谬的。众生,个性和宣传。我想要有思想,只有开放。

叙述者的话:虽然这个故事不是传记作者,但也有很多人的影子。只有那些希望看到的人才能受到启发。如果你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就谈论手淫吧。

[情感]《交易》通用目录

第六十章 - 生命在相爱吗?寿命结束

易婷抚摸着被邹勇伤害的蟒蛇的额头,心痛。我认为,博的生父,范建国,是无情无情的。我想我的两个丈夫孙毅和邹勇,当他们知道蟒蛇不是他们自己的儿子时,他们没有怀旧之情。冷,没有爱。

“蟒蛇,你的亲生父亲是一只披着斗篷的野兽。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和一个女人玩耍。我母亲真的后悔自己已经蒙蔽了她的眼睛.妈妈并不后悔生下你,你是母亲的心上人。但母亲累了,妈妈想去天堂休息一下。我问你的亲生父亲,问他是否愿意接受你。他甚至承认他不想承认你。他甚至没有给你一个机会!他是如此无情,我走了。“你做了什么?”易婷就像一个神经病和蟒蛇的废话。“邹勇不是你的父亲,你见过它。他对我们同样无情,我要去。你将来可以依靠谁?谁愿意照顾你?“

“蟒蛇不希望她的母亲离开我,蟒蛇只想与她的母亲在一起.”博阿似乎明白并理解,但只是说了这两个字。

“嘿,世界上的男人都是骗子,母亲不能阻止它,保护不好。我无法保护你。我们的家在哪里?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蟒蛇,妈妈真的可以“想到一个好方法.”易婷似乎在问博阿,也喜欢和自己说话。

“妈妈,Boa想要爷爷.”Boa突然说道。

“爷爷?嘿,他们都老了,他们养了这么令人失望的女儿。他们不仅没有得到一点点的祝福,而且还经历了很多的疲惫。我面对面的其他面孔是什么?不,没有.“易婷一次又一次地摇了摇头。

“妈妈,天堂在哪里?我听说你说这是人们会死的地方。那里有美丽吗?有玩具车吗?有漂亮的孩子吗?” Boa也开始思考妈妈所说的天堂。因为那是我母亲想去的地方。

“是的,那里有一切,有玩具,还有孩子,有很多美味,最重要的是没有痛苦,没有欺骗,没有无情的男人.”易婷梦见天堂。

“妈妈,你要去哪儿了,我会和你一起去.”Boa和Yi Ting一起依偎着,然后他被Yi Ting抱在怀里。

“愚蠢的孩子,我的母亲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离开,和我的母亲一起来.”易婷看着目瞪口呆,拿起Bo的手走向建筑物的顶部。走了一层又一层,每增加一层,易婷的样子就更加坚定,她似乎看到了希望,仿佛奔向光明,幽灵一般是轻盈的脚步声,冲向16楼的屋顶。

“妈妈,屋顶是天堂吗?”薄熙来的问题打断了易婷的遐想。

“哦.不要说话,蟒蛇,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如果再走几步,我们就会去天堂。来吧,闭上眼睛,不要说话,妈妈会带你前进.“易婷似乎害怕惊恐众神,低下头,蹲在宝儿的耳边。

“但是,我的母亲,我害怕.”Boa紧紧握住母亲的手。

“别害怕,妈妈在这里,不要害怕,很快我们就不会受到侮辱了,很快我们就可以摆脱这里所有的痛苦,很快我们就可以踏入天堂.”易婷把Boa的手一步一步地拉到了屋顶的边缘。

“不好,有些人似乎想跳下楼!”一对夫妇在对面的阳台上被子被发现,Yiting和Boa就在建筑物的顶部。那女人对那个男人说:“快点叫110!” >

这名男子迅速打电话给警察并飞到了大楼的另一侧。

“大姐,不要冲动,不要吓唬孩子,如果你不能打开它,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无法解决的.”男人急切地说道。

“谁不能帮助我,我遇到的男人都无动于衷,欺骗我的野兽不如放弃我的正义,我的儿子和我没有人伤害没有人爱,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意思?”易婷坐在屋顶的边缘,转身向这个陌生男人微笑。

“世界上有很多坏人,但也有很多好人!想想你的父母和兄弟,想想那些关心你的人。如果你走得这么远,他们应该感觉多么糟糕!而且,你是嫉妒你。儿子,小时候多可爱,你怎么能忍受剥夺他的生命?“这名男子不敢大声说话,害怕吓唬易婷。当他说话时,他慢慢靠回Yiting和Boa。

“不要过来!我很沮丧,我不能被爱。我唯一不用担心的是我的儿子。如果他的亲生父亲能认出他,我就不会把他带到这一步. “坐在屋顶上的艾婷顶上没有一丝恐惧,他的脸色平静而平静地死去。

“你告诉我他的父亲是谁,我去找他说话,问题可以解决,你相信我,先把孩子的手给我,好吗?”那个男人站在离艾亭几步之遥的地方。

“妈妈,我不想死,妈妈,让我们回家,我长大了,我可以照顾你.”Boa抽泣着,小小的身体因恐惧而颤抖。

“你不跟你妈妈一起去吗?”艾婷是清醒的,在她心中做出痛苦的选择。 “那么听,你的亲生父亲是范建国,你可以去找他,未来就是痛苦自己,妈妈离开了,宝儿再见.”易婷完成后,推着宝儿回去跳了下去。

“不.”那个男人想上去抢Yiting,但他只能看到Yiting的身影没有回头就跳下来。几秒钟后,一朵鲜红的雏菊在地上绽放。

“妈妈,妈妈.”从屋顶爬上来的宝儿抓住了屋顶的边缘,大声喊道。

那人把宝儿拉过来抱在怀里。他让宝儿哭了,不让宝儿低头。 “哦,可怜的孩子.”

艾廷被一辆救护车拉开,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堆干血。

艾婷对男人充满了仇恨和失望。也许就像她所希望的那样。她走进了一个没有欺骗,虚伪,真理和幸福的纯净世界。

虽然死亡很好,但我仍然想要承担进攻的名义,并告诉你一些简单的话:前世走入歧途,伤害青青的生命;下辈子必须闪耀自己的眼睛,坚定不移地走正确的道路,才能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

邹勇从医院换药回来,所谓的家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他再次进入医院时,他看到了艾婷冰冷的身体。他倒在了地上。他从未想到他的嫉妒和怀疑会杀死同龄的女人。他非常沮丧,以至于他一个人独自生活,并在余生中度过了遗憾和自责。

鲍尔吓坏了,保持沉默。医生说,由于刺激,孩子患有自闭症。

范建国听说了艾廷,并将她送到了殡仪馆进行最后一次旅行。后来,他和宝儿做了一个新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后,他带走了宝儿。

我不应该离开,我没有离开它。

世界是巨大而荒谬的。众生,个性和宣传。我想要有思想,只有开放。

叙述者的话:虽然这个故事不是传记作者,但也有很多人的影子。只有那些希望看到的人才能受到启发。如果你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就谈论手淫吧。